快捷搜索:   大幅提升

副股长伪犇龙庙造资料 套取2000多万维修资金用于赌博

受聘到广西灵川县房管局的“80后”赵海君,利用管理当地物业公共维修资金的便利,在5年多时间套取2000多万元用来赌博。该案是当地近年来发生的最大贪污案。

32岁的赵海君,原本应有一个不错的前程,但未来10多年,他要在狱中度过。谁也没想到,这位“80后”的年轻人,利用在房管局工作的便利,贪污2100多万元用于赌博。

2018年12月4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川县人民法院一审以犯贪污罪,判处他有期徒刑14年,有关部门除继续追缴其违法所得外,赵海君还被罚300万元。

案件发生后,让拥有不到40万人口的灵川县为之震惊,很长一段时间,无人知晓赵海君到底贪污了什么钱,又是如何将巨款占为己有的。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调查得知,案发时,赵海君系灵川县房产管理局物业和维修资金管理股(简称物业股)副股长。这个看似不起眼的职位,管理着当地房地产物业公共维修资金(简称维修资金)的归集、管理、使用等工作。

赵海君贪污的巨款,均是套取了维修金。官方人士证实,这笔专项资金的确存在管理漏洞,当地纪委人士还称该案“是灵川县近年来金额最大的贪污案”,也是“小官巨贪”的典型。

为此,灵川县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曾秀维,以员额检察官、国家公诉人身份全程负责案件的审查起诉和出庭支持公诉工作。

118笔汇款

2011年6月,还未过25岁生日的赵海君受聘到灵川县房产管理局工作,身份属一年一签的聘用合同工。当年7月,局里成立了物业维修资金管理办公室。

该办公室属物业股管理,主要负责灵川县维修资金的监督审批等,赵海君上班后,就开始负责办公室工作。2016年11月,被提为物业股副股长。

依据国家规定,维修资金由购房者交纳,所有权归交纳人,其用于售出住宅楼房公共部位和共用设施、设备的维修、养护,与物业费非同一概念。

至于缴纳数目,一般来说为总房价的2%-3%,或每平方米100至200元的标准,不过每个城市的规定也不同,但维修资金均由物业所在地的房地产管理部门统一监督设立,业主是接触不到的。

以灵川县为例,小区业主要想使用维修资金,首先要70%以上小区业主同意签字,然后由业主委员会(简称业委会),或者业委会委托的物业服务企业到县房产管理局物业维修资金管理办公室领取维修资金申请材料,并将需要改造项目在小区内公示7-15天,并拍照留存。

同时还要把《灵川县物业维修专项资金支用申请登记表》提交到物业维修金办公室审核,待工作人员审查通过后,将材料在小区内进行公示7-15日,并拍照留存,待公示期满后,业委会提供转账凭证,由物业维修资金办公室拨付申请金额。

奇怪的是,如此严格的程序,赵海君还是钻了空子。

司法资料显示,赵海君从2012年1月到2017年10月,在审核维修资金材料的过程中,通过伪造业委会公章、审批材料、银行电汇单方式共套取2160.189万余元。

赵海君将套取的钱分118笔分别转账到借来的8个朋友的银行账户中。作为熟悉之人,朋友们都没询问具体借卡用图。其中一位人士称,赵海君让他开银行卡时,还要求其不要捆绑手机号码。

直到2017年10月,灵川县房产管理局财务人员进行工作调动,领导要求核查物业维修资金的账目时,赵海君套取维修资金一事才被暴露出来。

伪造申请资料

赵海君套取的巨额维修资金,涉及灵川县腾龙苑小区、金色年华小区、翔龙花园小区,以及九龙花园小区。其中,腾龙苑业委会和金色年华业委会的印章是赵私自刻制。

腾龙苑小区业委会主任证实,从2012年至2017年,他们从没申请过维修资金。金色年华小区业委会主任也称,2010年至2017年,该小区也没申请过维修资金,“申请表上的公章及内容都是假的”。

而赵海君提供的《灵川县腾龙苑小区物业专项维修资金使用申请审批表》、电汇单显示,他在2012年9月16日伪造相关材料后,于10月8日将3.5万余元维修资金转到曾某晓账户。曾某晓称:“流水上的钱都是赵海君的钱。”

这笔钱之所以能顺利套取,是由于赵海君此前已经有了先例。2012年5月,赵海君就伪造了金色年华小区维修资金材料,将套取的6.3万多元转到王某亮账户。

后期5年时间,赵海君从物业维修资金管理办公室对公账户,先后转入王某亮个人银行账户资金29笔,金额达400多万元。王某亮表示,他和赵海君是高中同学,这些钱和自己没任何关系。

此外,2014年12月20日,赵海君还伪造灵川县翔龙花园小区材料,将9.8万余元维修资金转到蒋某斌账户,而他的账户在5年间,被转入434.3万多元。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于“腾龙苑”和“金色年华”,翔龙花园小区确实申请过这笔款项,赵海君则玩了“障眼法”。

据翔龙花园小区业委会主任梁某介绍,2013年、2014年左右,他们申请了1次公共物业维修资金,房管局一共批了9.9万多元,用于安装小区摄像头。

这笔钱则转到了桂林市博恒物业服务公司名下对公账户,“我也让物业公司写了一个收条和保证书,保证这笔钱只能用于我们小区的公共设施的开支。申请下来的公共物业维修资金除了转到物业公司的账户以外,没有转到过其他账户上。”梁某称。

同样被“障眼法”的还有九龙花园小区,业委会主任文某表示,从2013年到2017年,他们申请了4次公共物业维修资金,房管局批了3次,共计20多万元。

“先从房管局拿申请表,然后找小区业主一户一户签字,要有80%以上小区业主同意,打预算,再由审计公司进行审计评估,再发公告进行公示招投标,确定了公司以后再报告房管局的赵海君,由赵海君进行内部审批。”文某证实,申请下来的公共物业维修资金是转到业委会的出纳唐某福名下,除此之外,没转到别的账户过。

证据显示,2015年3月26日,赵海君伪造了九龙花园小区材料,将7.2万多元维修资金转到黄某勇的账户。黄某勇的账户先后被转入资金26笔,金额高达492.2万余元。

因赌博套取资金

尽管赵海君的敛财行为疯狂至极,但他却百密一疏忽略了做账。让人不解的是,当事单位不仅没发现,还在2016年11月9日,将其推荐为物业股副股长。

本文地址:http://www.chaomibao.com/guonei/20190101/14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